新华社:毒跑道警示相关环境立法空白

新华社北京6月19日电 新闻分析:“毒跑道”警示环境立法空白

图片 1

孩子“中了毒”,家长(微博)也跟着“中了毒”。

新华社记者张莹 刘石磊 彭茜

原标题:公共安全最怕标准不准规范失范

10月14日从儿子口中听说“老师不让我们上跑道”后,儿子连续一周流鼻血、双臂出现红疹的症状,才让张女士(化名)突然想到“与几天前有关江苏、深圳几所学校‘毒’跑道的报道中学生症状非常类似”。

近日,发生在全国多地中小学的“毒跑道”事件引发持续关注。调查显示,导致“毒跑道”事件的是一系列复杂因素。一些涉事学校已开始紧急拆除“毒跑道”。

在公共安全领域,最大的隐患莫过于标准不准、规范失范。标准失范会改变公众对“安全”二字的预期,使规则变得不可信和不确定,进而透支国家标准、安全监管的公信力。

张女士的儿子就读于北京市丰台区芳草地小学丽泽分校,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学校的跑道从暑假开始铺设,大概是10月7日完工的。9月开学孩子正常上课时候跑道还在施工,很多家长都不知道跑道有问题,甚至有些孩子在‘十一’前就有反应,但当时还没人当回事。”

然而,在事件定性和责任归属尚未有结论时就紧急拆除“毒跑道”,并不是一个常规的解决方式。为何这一事件在定性及处理上面临如此大难度?多位专
家近日就此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指出,事件反映的深层次问题是相关环境立法空白、标准滞后,如果想从根本上杜绝“毒跑道”,以及“毒玩具”、“毒疫苗”、
“毒奶粉”等类似隐患,必须从完善立法入手。

近日,发生在全国多地中小学的“毒跑道”事件引发持续关注,一些涉事学校已开始拆除“毒跑道”。看似告一段落的“毒跑道”事件,却留下了一个悖论式的结尾——跑道检验“符合标准”,但并不意味着安全无毒。

意识到儿子的病症“或许与跑道有关”后,张女士便与学校开始了漫长的交涉。这时,不少孩子出现类似“症状”的家长陆续找到张女士,家长组建了近250
人的微信群,要求“学校公布真相”。丰台区教委和校方先后于10月29日及11月12日向家长出具了跑道生产方在施工之前提供的质量合格检测报告及空气质
量检验报告,但这两份结果都显示“合格”的报告并未让家长信服,前者经媒体披露被证实造假,而后者则在封面有明显的涂改——封面原有室内的“内”字被改成
“外”字,但首页相关内容为“室内”;报告编号不统一,第一页注明1109-05,第二页则变成1019-05。随后,校方表明“为了把孩子的健康放在首
位,无论操场检测结果是否合格,都决定把操场跑道铲除”,报告公布后不到30个小时,红绿相间的塑胶跑道被下令铲成黑色的沥青。

为何检测合格?

新华社记者调查显示,我国有毒有害化学品环境管理立法存在若干空白。无论是适用于室外的现行《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还是《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对
塑胶跑道的某些疑似毒性成分都没有规定。与此形成对应的消息是,一直积极解决“毒跑道”事件的北京市教委,已经开始“会同各相关部门着手制定中小学塑胶操
场和跑道的建设和监测标准”。媒体的调查和教育主管部门的行动,都在传递一个信号:在中小学操场跑道的建设和监测问题上,国标本身并不“达标”。

12月15日,被铲除了一个月的跑道等来了最终的“判决”,校方向家长公示了送检的混合型跑道样块检测报告:“该样品按国家检测标准《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
14833—2011)进行检验,所检项目合格。”这时近250人的微信群还剩下160人,可张女士和几名家长仍在积极寻求法律帮助。从11月下旬按校方要求提交采访申请至记者发稿,校方始终以“还在请示”回应采访要求。

许多人难以接受一个结论:“毒跑道”检测结果符合国家标准。

在公共安全领域,最大的隐患莫过于标准不准、规范失范。企业违法不过是发现早晚的问题、官员寻租不过是追责力度的问题,原则上都是可以解决的个
案。但标准和规则的滞后、空缺、松弛、牛栏关猫,却不啻于使偶然变为了必然、使个案变为普遍现象。近些年来,人们在新闻报道中看到的“毒跑道”事件不少于
20起,但其中按照现行标准检测出问题的只有4起,既然孩子们的身体不适是实实在在存在且具有明显共性的,那么只能说滞后的标准已经把众多“毒跑道”洗白
为“正常”的、“主流”的情况。

而家长们等待校方检测结果时,清华(微博)大学附属中学丰台学校小学部也被媒体曝出“至少有38名学生近期出现头晕、恶心等身体异常,多位家长向记者提供了
307医院毒检室的检测报告,以及检验科的血液检测报告单。检测报告显示,除了孩子的血液和尿液中含有苯甲酸,其他肌酐和二氧化碳结合力数值呈现下降态
势,尿潜血定性呈弱阳。”这些相似的病症,是张女士不能放弃的原因。

从事化学品环境风险评估研究的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余若祯博士对新华社记者表示,“毒跑道”五花八门的检测结果,凸显了我国有毒有害化学品环境管理立法的空白。

更糟糕的是,标准失范会改变公众对“安全”二字的预期,使规则变得不可信和不确定,进而透支国家标准、安全监管的公信力。这在食品安全领域有若
干前车之鉴。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当年在酿成大规模公共事件和全国性恐慌之后,三聚氰胺才被列入乳制品检测范畴,这使得奶粉和乳制品监测标准至今难以赢回公
众信任;再比如,在农药蔬菜一波一波掀起舆论场波澜之后,2014年我国终于将食品中最大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提升到3650项,接近国际食品法典的标准,但
相比美国1万多项的标准、日本5万多项的标准,仍难让公众减少对“蓝矾韭菜”、“甲醛白菜”、“920”蔬菜、“毒生姜”的提防。标准不准的公共印象一旦
形成,无论其后付出多大的成本矫正都会事倍功半,哪怕“零瑕疵”的效果也很难换来信任,而一声质疑就能轻易地引起共情。

“中毒”还是“疑似中毒”?

在国内,甲苯二异氰酸酯(TDI)型聚氨酯跑道是塑胶跑道的“主力军”。余若祯说,在TDI型聚氨酯跑道的疑似毒性成分中,未反应完全的游离态
TDI单体对眼睛和呼吸道具有严重的刺激作用,可能引起呼吸道炎症。但无论是适用于室外的现行《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还是《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对游离
TDI的浓度都没有规定。

塑胶跑道的相关国标,是在全国多地中小学的“毒跑道”事件被集体归因后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已经具备了和前述公共安全事件类似的特征,为了防止
更多孩子成为受害者,也为了避免“国标”的公信再次被透支,必须尽快采取应对措施。底线的应对是,给出学校体育场地和相关教学硬件所依据的准确标准、建立
系统缜密的检测项目。高线的追求则是,以此次事件为契机,建立公共安全标准的更新机制,及时吸纳专家建言、公众举报和消费者反馈,根据社会发展情况对国家
标准进行动态更新。

昨天,张女士将最终的统计数据交到记者手中,总共55名学生的医学数据,其中,毒检报告44份,24人体内含有苯甲酸、1人体内含有尼泊金丙酯、1人
体内含有香草醛、两人检出可可碱,另有6名学生的“临床印象”处写有“疑似中毒”、“苯中毒?”或“苯中毒待查”的字样,还有两名学生的“临床印象”分别
为“中毒”和“食物中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