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职业教育师在外边补课,课上不讲罢,必要学子去补课班听,要是你是大人该如何是好?

问题描述:

问:在职教师在外面补课,课上不讲完,要求学生去补课班听,如果你是家长该怎么办?

“今年,市教委就发布了中小学减负“八条禁令”,严令禁止公办校及其教师进行课外有偿补课。然而今年暑期,个别学校为了逃避监管,借助一些培训机构的名义,由老师在校外为对学生进行补课。朝阳区119中学的学生家长[微博]反映,该校五个高二年级班的学生集体收到了班主任发放的《准高三年级暑假班开课通知》。记者暗访发现,以社会办学名义开办的培训机构中,补课的学生几乎清一色来自119中学,连班级都是学校建制。而该校老师不但在课堂内授课,还负责补习班的管理工作。”

打人的就不提了。

图片 1

  爆料

问题回答:

🌹新时代的教师→不是秦桧,说骂就骂!光荣的人民教师→不是放猪倌,愿损就损!教书育人的教师→不是布娃娃,任凭玩耍折腾!

班主任劝说学生

回答:脑残问题,你是唯恐天下不乱。能不能多提点引导正能量的问题,不要只图凑热点赚眼球,把社会责任放第一位!!!

🎄糟蹋教育→败丧家风;耍弄教师→祸殃子孙!

参与暑假补习班

回答:我初中一位老师,上课几乎不讲课,只做题。自己办了一个补课班,一个月150元,他教的两个班级140多个学生只有20个左右家里极其困难的不在那补课。每个月补课收入18000元,那年我们那公务员工资1200左右,饭店服务员工资600-700左右,最高档的小区2000多一平。过年过节送礼少于500他不会要,想请她吃饭人家只去市里几个最好的饭店,吃顿饭1000多块,那时候我们那羊肉串5毛。

😎学校本无事,恶人自扰之;教师本安然,蠢货弄是非!

近日,有家长反映:今年暑假放假前夕,朝阳区119中学五个高二年级班的学生集体收到了班主任发放的《准高三年级暑假班开课通知》。根据通知,学生可参加暑假培训班,费用为每人1800元,培训通知发出的机构为北京金榜英才教育。

回答:本人上学时没有见到过这样的老师。

😖这些社会垃圾,人间败类,群体之渣,搬弄是非,意想谣言,唯恐教育不乱,教师不臭,其仇恨人民教育,憎怨人民教师的蛇蝎之心→何其毒也!视可忍,孰不可忍!

根据线索,暑期班所有培训教师均为119中学现任任课教师。同学如果表现出不愿意参加或者不积极参加暑假班的意愿,班主任则会进行不断地劝导。此外,班主任还会用参加暑假班后要进行考试加以“警告”,并不断地与学生的家长进行沟通,直至学生表示愿意参加。

回答:小学的时候 我转了一次学 我转学后的那和班主任很喜欢我
,可以说有点偏爱哈哈哈 。但是她对我不是说那种不讲道理的好,
因为到今天为止 我依然记得有一天她很生气的叫我家长来, 我辩解
然后她很认真地告诉了我一句话
。“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要先从自己身上找问题,而不是从别人身上找理由”这句话我记了十年
今年我19岁 我很感激我的老师 ,在我小的时候 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告诉我这句话
这些年, 我也真的把它记在心里,希望我的老师 长命百岁 ,事事顺心。

🌲学校→不是过去的放猪甸子,是管理最严密、最科学的育人单位。

记者看到,这份《准高三年级暑假班开课通知》上写道,暑假将到来,为了更好地帮助准学生利用暑假时间巩固知识,英才教育结合各学校的教学考试要求及学生的实际情况,开设暑期课程班,费用为1800元/人。

回答:不好意思,本问题没有答案!

🎄学校→不是表演“杂耍”的场地,随意出入。是组织最有序、最有条理、最有层次的文明单位。

在提到授课师资时,通知上的表述为聘请具有多年备考经验的老师授课。授课时间为2013年8月13日至8月24日,共安排10天课程,17日、18日休息。授课内容为高考[微博]重要考点解析以及渗透备考方法指导。

在我17年的学业生涯中,遇到所有的老师都是好老师的,尽职尽责!!!感谢如此付出的他们,才有今天的我!

📚教师→教育的首要资源,先决条件。没有教师,就没有教育、没有学校。

根据通知,昨天是开课的第一天,然而就在开课前的一天,高二某班的学生家长还收到了来自班主任的提示短信:“家长您好!8月13日的课程要求请您转告孩子:7点20分到,7点30分开始上课,第一天要找地方,早一点出来,不要迟到。语文老师通知上课带选修四语文书,明天午饭自备。”

回答:你提这样的问题,主观上满足了你想骂老师的愿望。客观上却是在挑起矛盾,增加社会的不和谐。其实想骂老师的学生是什么样的,大家还是明白的。

🇨🇳教师→肩负国家重托,背负家长希望。责任重大,职业光荣。

暗访

回答:您的问题很现实也很残忍。

🌲一样的学校,一样的老师,一样的教室,只有你的孩子不行,责任就在于家庭,罪人是家长!

培训班按学校建制 老师参与日常管理

现实在于:我确实遇见了个别很另类的老师存在有违师德的行为:贪图蝇头小利斤斤计较,喜欢用有色眼镜看待甚至歧视学生,过分在意孩子的家庭背景,采用极端方式发泄情绪不满等等。至于媒体大肆曝光的教师群体中严重摧残教师声誉形象的蛀虫败类,离我却很遥远,准确一点说从未遇见——这让我怀疑社会舆论对于教师一边倒的声讨浪潮,是否缺失了应有的理性。教师职业的凶险系数暴涨,固然与极个别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有关,媒体的大肆炒作推波助澜整个社会的“仇师”情绪恐怕也难辞其咎——网络暴力与恐怖主义无异。所以我说这问题又有些残忍。

🇨🇳我们已经进入了新时代,有人仍在时时刻刻地的、千方设法的编织糟蹋教师的谎言谬说,这确实是——时代的悲哀!国家的耻辱!

昨天早晨6点50分左右,记者来到《准高三年级暑假班开课通知》中指定的上课地点北京海川大厦。此时,已经有一位穿裙子的女士站在海川大厦门口,招呼陆续前来的学生进入大厦,并一边招呼,一边说:“教室在三层和四层。”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学生中有些穿着119中学的校服,学生见到这位女士后都称其为“老师”,并热情地和她打招呼,看起来很熟的样子,有学生向路边招呼的女士问道:“老师,还是原来的班吗?”这位穿着裙子的女士回答说:“对,就是原来的班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