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大连理工大学校企合作年会在大连理工大学召开

校友档案:

10月22日,新疆-大连理工大学校企合作年会在大连理工大学召开。会上,大连理工大学校长郭东明院士提出“构建创新源泉、提升创新能力”的全新理念,希望双方紧抓国家“一带一路”重要战略契机,围绕新疆地区产业需求,谋划一批重大科研成果,为新疆经济和产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撑。11月初,为落实会议合作精神,科研院组织盘锦校区、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部、机械工程学院等相关单位专家赴新疆走访调研。

龚晓锐,新疆中小企业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新疆校友会秘书长、新疆-大连理工大学校企合作委员会副秘书长。1985年-1990年,就读于我校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情牵家乡,他深切感受到新疆当地企业研发能力的不足,心系母校,他促成新疆-大连理工大学校企合作委员会,推广母校科技成果,提升当地技术水平,为科技援疆贡献一己之力。抢抓“一带一路”重要战略契机,围绕新疆地区产业特色和企业需求,他成立新疆中小企业科技服务公司,谋划一批先进科技成果,助推企业创新和产业升级,发挥学校人才优势,参与新疆科技创新体系建设。为学校在新疆的校企项目合作、科技成果转化、继续教育、校友工作建设与发展等方面做出贡献。近20年来,龚晓锐联系校友超过2000人次,直接接待与服务老师超过1000人次,组织科研团队走访企业300余家,科技交流人数达3000人次,为企业解决难题200余项,推进并实施科技项目60余个,合同金额超亿元。

图片 1

图片 2

11日—15日,短短5天时间,在新疆各级经信委和新疆中小企业科技服务公司领导们带领下,大工科技代表团一行8人,先后考察了新疆特变电工股份有限公司、新疆机械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天山铝业有限公司、天利实业总公司、海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新疆蓝山屯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新疆阜丰生物有限公司、新疆金狮液压机械有限公司、新疆中兴能源有限公司等10余家企业,在项目对接、咨询、合作、落地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

对龚晓锐师兄的采访并不顺利,总是被打断。七十分钟的电话采访,先后约了三个时间,断断续续打了四次电话,才最终完成。前两次约好时间却未能开始的采访,一次是有校友刚好到新疆,他安排接待;另一次是母校的老师前去考察项目,他全程陪同。对于前者,龚晓锐认为是性格使然,“校友来到新疆,只要找到我,我就一定会尽地主之谊招待好。”而后者,在他看来,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新疆企业研发能力较差,需要高校的科研技术;大工的科技成果也需要落地,通过企业转化成实实在在的社会效益。校企双方都迫切需要一个知己知彼的桥梁。”龚晓锐就是这个桥梁。

大工科技代表团分别与新疆特变电工股份有限公司、天利实业总公司、天山铝业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签署了科技项目开发和合作协议,同时达成一批项目合作意向。其中盘锦校区梁长海科研团队与天利实业总公司达成C5石油树脂加氢技术和重质油加氢转化技术充分合作意向;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部孙长海科研团队与新疆特变电工股份有限公司签署联合开发光纤智能复合电缆及关键技术项目;仲崇权科研团队与天山铝业有限公司达成铝生产线残渣自动处理系统及炉体温度自动监测系统研发意向;机械工程学院高顺德科研团队与新疆金狮液压机械有限公司达成型材受热变形虚拟分析合作意向;以及在冷却循环水处理、企业信息化建设、苯乙烯提纯、化工装备防腐与失效分析等方面进行深入探讨。

远方求学:大工情怀

通过本次走访,进一步密切了大连理工大学与新疆地区企业的科技合作,提升了学校在新疆地区的影响力,为学校贯彻落实国家“科技援疆”和“一带一路”战略奠定了基础。

1985年,龚晓锐从西北内陆的新疆塔城来到了海滨城市大连,进入大连工学院开始了他的大学时代。

本文链接:

二十多年后再回想大学,龚晓锐最记忆犹新的温暖发生在入学之初。新生报到没几天,班主任王志美老师就张罗着给所有的外地同学煮了几大盆螃蟹,亲自送到每个宿舍。“把我吓坏了!”龚晓锐笑道,“我在新疆长大,从来没见过螃蟹,长得张牙舞爪的。我根本不敢吃!”结果,班里有好多同学跟龚晓锐想法一样,王老师一片热心的“螃蟹大餐”最后竟然还剩下了一些。“我是从大三才开始吃螃蟹的。”龚晓锐说。可大一那次没敢吃的螃蟹,却成为他心底关于母校最温暖的记忆。

除去对大连饮食中海鲜的不习惯外,龚晓锐从新疆到大连的过渡再无任何障碍,相比于新疆的大陆性气候,他更喜欢大连略显潮湿、四季分明的气候和环境。

作为新疆中小企业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新疆-大连理工大学校企合作委员会(以下简称“新疆-大工校企合作委员会”)副秘书长,提起新疆企业的技术需求和大工的科技成果可以滔滔不绝讲上几天几夜的龚晓锐,在大学时代却并不是学霸,对科研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我第一次对学校的科研产生兴趣是在毕业实习的时候。”龚晓锐的毕业课题是特种工艺,他和另一个同学在王连吉老师的指导下完成一个超音速等离子喷涂项目,该项目通过超音速等离子喷涂技术将油田中磨损严重的井下探头喷涂上特殊材料,形成一个新的喷涂层,从而完成修复。“当时最先进的修复技术是美国的,修复后的探头可以使用40到50次;国内技术的普遍水平是修复后使用8到10次,而用我们老师研发的技术修复后可以使用20到30次。当时辽河油田的很多探头修复工作都是我们老师承接的。”这件事给龚晓锐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第一次如此直观地接触到大工的前沿科技,感受到科技成果的魅力,并隐隐看到了其蕴藏的经济价值。

这在即将毕业返回家乡的龚晓锐心里埋下了一颗“科技援疆”的种子。

转型创业:科技援疆

1990年,大学毕业的龚晓锐服从分配来到了新疆文化厅下属的文化物资公司,做过库管、做过出纳、做过餐厅管理人员。

3年之后,龚晓锐决定创业,尝试一种新的可能。创业之初,团队中有12个人,清一色的本科毕业生,其中有6个大工校友,这在1993年的创业团队里算得上是一支高学历队伍。龚晓锐介绍,公司业务主要包括边境贸易、技术推广和文化物资经营及工程三部分,其中的技术推广部是当时大工和大连市科技局在新疆的技术转移窗口。龚晓锐初次尝试在新疆推广大工的科技成果,他们团队当时最看好、投入精力最多的项目是推广大工的气波制冷技术,“从93年开始推,一直到95年,几乎就要达成协议了,最后功亏一篑,失败了。”与此同时,公司在其主营业务——边境贸易中也遭遇重大挫折,因决策失误造成经济损失300余万元,重创之下,公司在95年倒闭了。多年之后,再谈起那次技术推广,龚晓锐言语间仍难掩遗憾和落寞:“对新疆企业做技术推广这件事在当时显得过于超前,当时新疆的整体经济水平、工业基础和技术水平都比较落后,前沿科技的转移缺乏合适的土壤。客观地说,这是导致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2002年,伴随着西气东输、科技援疆等一系列重大举措,大工的气波制冷技术终于在胡大鹏老师的推动下落户新疆,而且推广得很成功。此时,距离龚晓锐初次创业失败、公司倒闭已经7年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