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业“捆绑”家长参与多少算合适

  □耳东每

图片 1

图片 2漫画:张建辉

  江西3名小学生因未完成作业相约跳楼,于是关于“课业负担逼死孩童”的民间骂声再一次指向学校、指向说“这是个偶然事件”的校长,以及中国的教育制度。后三者有责任吗?有,但在这个具体的事件中并没有很多人想当然的那么重。

  • 寻找最好的教育APP–中国教育APP测评报告
  • 教育盛典27日举行 大咖雄辩在线教育
  • 跨界大咖聚焦教育:濮存昕、洪晃做客盛典
  • 在线教育高峰论坛:奔跑吧,在线教育!
  • 抢票:移动时代教育再创业 韩国大咖4年挣8亿

“家长[微博]为什么不能给孩子减负?就是因为社会评价机制没有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家长当然愿意孩子去快乐地生活,但是现在社会评价机制、教育体制不变,单纯给孩子少布置作业,家长能接受吗?谁会愿意孩子将来中考[微博]、高考[微博]“吃亏”呢?

  分析从《江南都市报》的稿件开始,其中提到了三个五年级的小学生的跳楼原因,是为了“三小时量”的作业。从“19日上午,因为没有写完学校布置的作业……都没有去上学”的语句可以推导出,这些作业应该是布置给周末,而她们在周一上午没有上课也正是为了赶这些作业。一个周末三小时的作业算不算多,这个可以根据其同学的普遍反映来作出一个判断。关键问题在于,由此引发“三小时量”的作业是否会是一个“致死量”?更应该追究的是,“跳楼死了就可以不用做作业”这个怪诞逻辑究竟来自哪里?

教读“三拼音节”,学会广播体操然后教给孩子,检查孩子眼保健操是否做得规范……连日来,记者从广州多所小学了解到,很多家长[微博]表示,课堂教育延伸到家庭中,家长也被“捆绑”到孩子的作业中。对此,有教育专家称,学校和家庭的责任应该明确,学校的责任是专业学习的教育;而家庭的责任应偏重于保育、养育及提高孩子的生活能力。

从8月22日起,教育部新拟定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开始公开征询意见,提倡了多年的减负又一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所以,暂缓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学校和教育制度。学校和教育制度固然不是完善的,但几代过来人似乎也几乎没有因为作业完成不了而跳楼的行为(不排除当时信息不畅的因素)。中国的教育内容和国外相比,的确缺少一些诸如“死亡教育”、“灾难教育”、“性教育”等课程,但相信也不可能在课堂中流露出“跳楼可以解决一切困扰”的思想。更大程度来说,孩子脑海中的这种“一了百了”的思维,更有可能来自家庭时间——比如电视剧或者漫画等途径。而对于未成年人人生观、价值观的培养,家庭教育显然比学校课堂教育更能起到作用。

调查

公众对小学生减负的态度如何?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搜狐新闻客户端
,进行的一项调查(17476人参与)显示,75.9%的受访者支持为小学生减负,但52.3%受访者直言不看好《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的实施效果。

  《三字经》曰:“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堕。”教育不仅仅是懂得数理化,更是懂得生命、懂得生活,这些是家庭和学校共同努力的结果。这个案例需要提醒我们的是,时刻注意儿童的心理安全,教师当注意,家长更要尽心。

下班了,还要学习“三拼音节”

52.3%受访者直言不看好《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实施效果

分享到:

知道“三拼音节”是什么吗?家住越秀区福今路的欧女士一开始还真不知道。孩子上小学一年级的她,发现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中有一项是“注意孩子三拼音节的发音”。欧女士开始看不懂,后来看老师给出的说明才明白。欧女士说,孩子上一年级,她也跟着长知识了。她介绍,家庭作业要花上一到两个小时,语文主要是写拼音和字;数学则是写数字,做加减法;不定期都有试卷要做。“让家长参与的主要有发音、背诵等。”她表示,目前花在这上面的时间较多,但她“痛并快乐着”,凡事亲力亲为。

山西太原某小学班主任吕艳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她所在的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就不再有书面作业,而是布置一些需要实践的作业。不过,她注意到很多小学生依然不轻松,因为现在小学生的负担不光是来自学校和老师布置的课业,很多负担是家长给的。不少孩子从一年级开始,周末都被家长安排得满满的,学奥数、学英语、学钢琴、学绘画……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孩子在越秀区某省一级学校就读的周女士也说,其实花在孩子家庭作业上的时间不少,“孩子今年上一年级,第一次测验后,老师要求孩子回家进行反思,哪里做得好,哪里做得不够,记录在试卷上。可是孩子处于写字不多的阶段,最后都是家长引导反思,孩子口述、家长记录。”周女士说,这样的做法令周围很多家长反感,但她表示理解,“一个班40多个孩子,老师不可能每个孩子都做到很了解,而最了解孩子的莫过于家长。”

“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值过高要求过严,是因为社会的竞争压力太大了。”现在江苏苏州工作的李慧岗说,现在社会评价标准比较单一,大多数家长仍然觉得学习好是唯一的出路,我国的优质教育资源不够多,所以家长根本不敢放松,孩子们压力很大。由于工作关系,李慧岗曾将儿子带到新加坡上小学,他觉得那是儿子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每天下午一点半就放学了,几乎没有作业,剩下的时间由孩子完全按照自己的兴趣自由支配。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回家学体操?体育也有家庭作业

江西省抚州市某县城小学教师李玲(化名)表示,在全面推行素质教育的当下,小学生的确减轻了一些课业负担,但也只是限于学生在学校的课业。对于老师来说,作业布置得少了,工作量自然而然也就少了,可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是,没有了作业作为一种反馈的形式,孩子们在课堂上学到的知识不能很好地被巩固和加强,学生的成绩就没有保障。

听写、陪读、检查、对错、签字,已经是小学生家长们司空见惯的家庭作业了。然而,最近除了这些常规的作业,一些小学生家长们反映,连体育作业等也开始入侵家庭,让他们很是头大。

“虽然这次教育部的减负规定,小学一至三年级不举行任何形式的统一考试。但是,在‘小升初’竞争依然激烈的今天,这条规定能否执行?当前对于老师而言,学生成绩就是衡量能力的指标,如果学生的成绩很差,老师评职称、评优、评模等几乎不可能,而绩效工资可能也只能拿最少的那一份;学校方面也必须考虑升学率的问题,如果因为减负而导致整个学校的学生成绩不好,校领导就要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下课’;对家长来说,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才?将来‘小升初’孩子成绩太低进不了好学校怎么办?所以在学校、老师的暗示或者明示下,在家长的担忧下,孩子们就在课后进入各类补习班。这样的减负不仅没有减轻孩子的负担,反让孩子的身心疲惫不堪。家长也将承担更高的补习成本。”付玲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