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早教:娃含奶嘴兜尿不湿上课

  当记者采访工商部门的看法时,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此前的确审批过“教育咨询”类公司,但工商管理部门并无权审批早教机构,至于上述通过工商注册的公司究竟是如何变身为早教机构的,他们并不知晓,也不在其管辖范围内。

何先生还告诉我们,他曾经给孩子报了早教班,那就是纯玩,基本上没有什么效果。

记者以家长身份在石家庄一早教机构试听了一堂为2到3岁孩子开设的英语课。但从现场情况来看,几乎没有孩子在状态。“孩子可以听不懂,但会慢慢培养他们的语言天赋。”老师课后介绍说。

  孙倩说,加入早教机构,更多的是对孩子性格的培养影响。“住在高楼大厦里,孩子们缺少一起玩耍的机会,特别是对于有些性格比较封闭的孩子来说,通过在早教机构与其他孩子的交流,加上老师的引导,他的性格会越来越开放 ,情商越来越高。”她说。

图片 1

“忧”:师资、课程、监管三大“硬伤”

  退费生疑惑

“早教中心老师有无相关资质呢?”面对我们的“咨询”,这家早教中心的工作人员称,他们这里任教的老师一般都是本科或专科毕业,有的是幼师专业。“经过业内婴幼儿早期教育培训后,再上岗任教的。”

——随意设置的课程。

幼儿早教一年学费超过万元 漫画 洪琥

这名工作人员还介绍,早教是新兴事物,他们在工作中也面临诸多困惑。例如:法律依据和标准规范不健全;工作时无法可依、无据可循;婴幼儿早期发展工作法定职能不明确等。“下一步,我们将通过加强部门协作、社会监督、示范引导等多种形式,进一步推进迎江区婴幼儿早教发展工作,规范保育机构的服务与管理工作。”

“问”:0到3岁的教育全交给“市场”?

  对于当前早教机构中存在的诸多问题,一些早教机构的负责人也没有选择回避。“现在的早教市场的确比较混乱,有些机构对孩子设置的课程也存在严重的不适龄问题,这需要一个洗牌期,将不规范的机构淘汰掉。”金宝贝青岛早教中心的顾问孙倩表示。

对于胡先生反映的情况,7月22日下午,我们走访了市区一些早教中心。在人民路一家早教中心,没有看到卫生、教育等部门发放的相关证照。同时也注意到,这家早教中心在室内铺设了大面积的垫子,工作人员穿着鞋子,从垫子上走来走去。

据了解,中国教育体系中,3到6岁孩子的教育为学前教育,有相应法规提供保障,而0到3岁的早期教育还未纳入现有教育体系。

  六成家长不懂啥是“早教”

这名工作人员说,今年省、市教育主管部门分别下发了《关于开展无证办学清理整顿》的文件,迎江区成立了由教育局、综治办、政府办、监察局、民政局、安监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安局、消防大队、各乡政府、街道办事处等部门和单位组成的无证办学清理整顿工作领导小组,制定了无证办学清理整顿工作方案,并召开了专题会议,全面部署了无证办学清理整顿工作。“目前,这项工作正在有序地推进。”

有教育专家认为,当前家长对于早教有两点错误认识,一是认为早教是教孩子各种知识、各项技能,即“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二是认为“早教等同于早教班”,把本该是家长应当担负起的责任,简单粗暴地推给了早教班,以获得自己心理上的心安理得,实际上是一种本末倒置。

  ■记者调查

胡先生说,为了选择一所满意的早教中心,他利用休假日四处寻找,发现有的早教中心以智力开发为主,有的以技能学习为主,有的以兴趣培养为主,有的以习惯养成为主。“这些早教中心报名费都很高,一年有百余节课,平均每节课收取费用80元左右。不仅如此,还得先交费,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学不完,中途不退费。”

北京一位原早教教师透露,早教班招收教师不会看“资质”怎样。通常经过两个月的教材培训和试讲,再做一段时间助教就可以上岗。据了解,目前国内尚无早教教师的专业资格认证,只能用一些类似育婴师资格证的同类证书或是各种国际幼儿教育派别的资格认证进行补充。

  记者从市教育部门了解到,根据《青岛市非全日制学前教育机构登记注册办法》规定,举办学前教育,应当由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国家规定的权限审批。那么,以“教育咨询”名义在工商部门注册,又在进行教学活动的,一旦出现问题,是该由工商部门还是教育部门来管理呢?教育部门有关人士表示,按照“谁审批,谁监管”的原则,若在工商部门审批通过,就应由工商部门进行管理。

在安庆开发区一家早教中心,我们同样没有看到室内悬挂卫生、教育等部门发放的相关证照。进入室内,通常要换鞋,但在这家早教中心,孩子家长可以穿着鞋到处走,有的孩子小手直接接触墙壁和地面。

家住石家庄裕华区的王女士告诉记者,这两个月她每周都会带着刚满一周岁的宝宝去附近的一家美国背景的早教中心去上课。“早教班里比我们家孩子小的有很多,别的孩子上,我家的也不能落后,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我真没看出有什么效果,孩子还是那样 ,贪玩贪吃,喜欢的东西一定要抢。”孩子不满 2岁的金女士想法很简单:周围朋友的孩子都上了早教课,自己孩子要是不上,心里不踏实。在对比了很多家早教中心后,她选择了一家广告做得最多的机构,不过她发现,早教机构教得咋样 ,教育部门并没有统一考核或参考标准,这让她觉得钱花得有点不踏实。

采访中还了解到,由于处于监管的模糊地带,不少早教中心都存在对其教育产品随意定价的行为,与家长签订的合同,更是存在单方制定。

记者调查发现,当前早教市场仍面临多重问题:

  看准家长“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心理,早教机构经营得风生水起。据记者了解,截至目前,岛城注册早教机构已有50家,每个机构通常会按孩子的年龄段,设有4到9个亲子班。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若以每家早教机构6个班,每个班级有6个人,每季度学费1000元计算,这50家早教机构的年收入总计达近千万元。

“早教师资整体力量薄弱。”汪玲说,目前安庆大多数的早教从业人员无相关资格证书,致使每个早教机构都自由发挥,自编教材和课程。“至于教授内容的科学性和合理性,无从考证。”

在北京一家互联网企业工作的曹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孩子所上的早教机构2年(168节课)所花费用近3万元。“只能说是给孩子找到了玩伴,保姆只能给做饭,不能陪着玩。收费都很贵,没办法。”

  青岛市儿童医院专家王女士则认为,在早教机构所营造的特殊环境中,孩子的确能学习到一定的交际能力,但她也同时表示,“娃娃的最佳入学年龄应该是3岁,3岁以下应以家庭教育为主”。

胡先生反映说,他和妻子都是双职工,刚满一周岁的孩子由奶奶照顾。“孩子的奶奶没有上过学,虽然能照顾孩子的饮食起住,但无法进行启蒙教育。”

——缺失的监管责任。

  一群只有6个月到3岁大的孩子,却在教室里上起了英语课,有的孩子需要家长站在一旁“连哄带骗”,有的甚至还穿着尿不湿——这可不是闹剧,而是发生在岛城一家以“培养婴幼儿高素质”为目标的早教机构课堂上,而这样的一套“高素质”早教课程上下来,学费需要上万元,比上大学还贵。

“另外,早教中心的老师教学水平也让人不能接受。”
胡先生说,有的老师文化程度不高,没有经过专业培训。“还有一些早教中心没有悬挂卫生等相关证照。这些早教中心场地设施、环境卫生等都达不到相应的标准。”

家长们这种在互相比较中产生的教育紧迫感,让接受早教的孩子也年龄越来越小。

  近年来,各种“婴幼儿早教机构”、“儿童潜能开发中心”遍地开花。但事实上,岛城绝大多数早教机构并没有经教育部门审批合格的办学资质,甚至没有一套从一而终的科学教学理念。但它们为什么一个个火了起来?除了舍得花钱的年轻家长的追捧之外,缺少法律法规规范以及相关部门监管,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汪玲说,安庆的早教市场目前存在一个“怪现象”,即早教培训机构都通过工商部门进行注册,而不是到教育部门去审批。其原因是,到工商部门注册的门槛要低于到教育部门去审批,尤其在师资、教学内容等方面,工商部门难以对其进行专业监管。

  疯狂“早教”的尴尬现状

  在大多数早教机构的招聘信息中,都能看到诸如喜欢孩子、形象好、有亲和力、有较强沟通能力等要求,还有的注明有工作经验或育有子女者优先考虑,但很少有提到需要幼教从业资质的。对此,有相关负责人解释:“招聘后我们会进行统一的专业培训,培训之后才可以上岗。”

存在“霸王条款” 早教市场乱象丛生

图片 2 儿童早期教育,智力发展不再是唯一命题。

  “我们也知道要从小培养孩子各方面的才能,除了能学习还应该懂点艺术。”黄女士算了一笔账,亲子班一个季度1000元,蒙氏感官班和音乐花园班一个季度各1500元,这样算下来,孩子三种课程上完一年的花费就在16000元,比上大学还贵。

对于一些早教中心的场地设施、环境卫生等问题,安庆市卫计委有关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之前,他们对市内一些早教中心的卫生进行过检查,发现有的早教中心没有建立卫生制度,卫生状况不是很好,需要改进的地方也不少。

——过低的门槛,参差的师资。

  “我认为,从目前来讲,教育部门应当尽快联合工商部门出台规章,加强对早教机构的监管,对师资、办学硬件、教学质量、收费标准等进行规范。同时,各地也可以结合本地区早教机构发展状况,通过地方立法或政府规章的形式出台一些管理规范,加强对早教机构的监管,让早教机构早日摆脱游离于监管之外的困境。”山东承德律师事务所的代宝义律师表示。

“让孩子在这样的培训机构上课,家长不放心。”汪玲说,正是缺乏专业的监管,才使得部分早教机构的教学质量难以得到保证。“课程价格高、从业人员无证上岗、缺乏相关部门的约束和管理等,成为当下早教机构发展的种种乱象。”

“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挖掘孩子潜能”……一个个善良的初衷,引得多少家长[微博]投身早教大潮。

  尽管学费不菲,但还是有许多年轻家长争相将宝宝送进早教中心。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岛城几家大规模早教机构都设有几十个班次,各时间段的班额几乎全满,而一家早教中心墙上贴着的下一学期班级简介表上显示,20多个班也都满员了。

近日,有市民反映,在他们为孩子寻找早教中心的过程中发现,大多数早教中心夸大事实,从业人员无相关资格证书,卫生状况不好等问题,同时,存在预付大额学费、中途不退费等“霸王条款”等问题。

但事实是,盲目追捧、行业暴利、监管缺失,正成为处于“自由生长”阶段的国内早教行业尴尬现状。记者调查发现,由于缺乏法规标准监管,不少机构师资力量薄弱、课程设置随意,更有“早教商人”卷款跑路情况不时发生。专家认为,不少家长对“早教”认知存在误区,相关部门则应明确“早教班”监管主体,规范市场发展。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教育部门:加快推进早教发展工作

早教机构通常以“预付费”形式收取学费,也造成近年来早教行业老板卷钱“跑路”情况多发。2014年全国范围内被曝光的“无征兆关门”早教机构多达26家。据了解,早教机构大多只有工商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则是“教育咨询”。袁爱玲说,目前教育部门还不是早教机构的管理责任主体,缺少准入机制也造成了市场乱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