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锡圭:老子与尼采

图片 1

进入专题: 老子
  尼采
 

2014年9月6日下午,中欧高级别人文交流对话机制第二次会议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千人大厅隆重举办。会议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与欧盟教育、文化、多语言和青年事务委员瓦西利乌共同主持。习近平主席和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分布给中欧高级别人文交流对话机制第二次会议致以贺信。

新闻中心讯
10月6日上午,首届中欧文化高峰论坛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开幕。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共同出席中欧文化高峰论坛开幕式并致辞。论坛中方主席、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教授裘锡圭先生在开幕式上发表了以《老子与尼采》为题的主旨演讲。

裘锡圭  

图片 2

裘锡圭教授的演讲从反传统和对宇宙运动的看法这两方面,探讨了老子和尼采的思想的异同。

图片 3

人文交流是中欧关系中除政治互信、经贸合作以外的第三大支柱,致力于在教育、科技、文化、媒体、青年和今年新增的妇女领域内开展互相交流,以增进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和信任。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院士、副校长冯晓源教授应邀参加了此次机制大会和相关活动。

裘锡圭教授认为,在反传统思想方面,老子和尼采都是所处时代的旗手。尼采彻底否定上帝和基督教神学,否定传统形而上学的绝对理性,只承认现实世界;他反对基督教道德,要求进行一切价值的重估;对当时社会上的虚无主义、国家主义以及其他弊病,也都持严厉的批判态度。老子提出了凌驾于上帝和天地之上的,非人格、无目的、超道德的“道”作为决定世界的存在和运动的根本力量,这对传统主流思想和信仰造成极大冲击。但是,两者就否定传统之后的走向问题,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尼采要前进,要人们充分发挥创造力,使人类不断提高到新的水平。老子却要后退,要人们在很大程度上抛弃已有的文明成果,回复到他认为合乎道的、他理想的原始状况中去。他们都否定很多传统的价值观念,但各自的价值观念几乎完全相反。例如尼采肯定刚强、勇敢,谴责怯懦,以前者为善,后者为恶;老子则肯定柔弱、退缩,贬抑刚强、勇敢。在宇宙运动观方面,老子把道看作决定世界的存在和运动的根本力量,尼采则把所谓“权力意志”看作这样的力量。

  
老子和尼采的时代相距2400年左右。老子出生在东亚,尼采出生在西欧。老子提倡消极、退缩的人生态度,主张“无为”(没有作为),就是要人尽量顺应自然,不做与此不合的事情。尼采提倡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主张个人要充分发挥创造力,不断把自己提升到新的高度。相对于老子的“无为”,也可以说尼采主张“有为”。在中国已经有不少研究者使用这种说法,还有人认为老子和尼采是“东西方两位分别走向不同极端的智者”。虽然这两位智者的差异如此巨大,他们的思想中还是有相当重要的共通之处的。只不过从这些共通之处引发出来的,通常仍然是截然不同的观点。他们的思想是异中有同、同中有异,颇值得加以比较。

图片 4

裘锡圭教授还指出,尽管作为宇宙根本动力的道和权力意志的性质不同,而且关注的视角不同,老子和尼采给出的宇宙运动图景却仍有明显的共通之处。他们都承认世界上万物不断生成,不断毁灭。他们理解的宇宙运动,在总体上都是无目的的。老子认为道的运动是循环不止的;尼采提出“永恒轮回”说,他的宇宙运动的模式也是循环不止的。

  
中国智识界对尼采思想向来是很注意的。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研究尼采的人明显增多,研究也渐趋深入,而且还出现了一些专门将尼采的思想跟老子、庄子的思想进行比较的文章。现在,我就以他们的研究为基础,从反传统和对宇宙运动的看法这两方面,简单谈谈老子和尼采的思想的异同。

在机制大会上,刘延东副总理和瓦西利乌委员在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四川大学和布鲁塞尔自由大学(荷语,VUB)四校校长的陪同下,共同为布鲁塞尔中国与欧洲问题研究院(BACES)揭牌,该研究院是在今年3月底4月初习近平主席访问欧洲期间,由四校共同成立,旨在开展中国和欧盟研究、教育、培训、咨询等活动的学术平台,设立在VUB校园。

裘锡圭教授总结说,老子和尼采这两位分处东西方的、对后世都有巨大影响的思想家。他们思想异中有同、同中有异,对东西方思想文化的比较研究来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值得注意的现象。尼采不受传统束缚而勇往直前的创新精神,他的影响几乎遍及全世界,也感染了许多中国学人。老子消极的人生观,在总体上是我们无法接受的,但是老子丰富的充满智慧的思想,有不少直到今天仍然可以用来指导我们的行为。

  

图片 5

与裘锡圭教授一同发表主旨演讲的还有本次论坛的欧方主席、意大利著名作家、符号学者艾柯教授。

先谈第一方面

刘延东副总理就中欧人文交流提出三点倡议:第一,加强交流互鉴,做增进理解信任的“孵化器”。第二,坚持以人为本,做强化中欧合作的“稳定器”。第三,促进文明共荣,做发展全球治理的“推进器”。

本届论坛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欧盟委员会主办,旨在就东西方文明、不同社会类型、知识结构等进行交流。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出席了开幕式并致辞。中欧双方四十多位专家、学者和艺术家参加了论坛。论坛为期两天,双方学者就世界观、现代化和美学展开讨论,分享了东西方之间不同文化和价值观,强调两种文明相互了解的必要性。

  

瓦西利乌委员表示,近年来,欧中在人文领域的交流合作不断取得进展,已构成欧中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后,欧方将与中方一道,拓宽合作领域,为欧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提供持久动力。

  
尼采生活在19世纪后期资本主义工业迅速发展的西欧。老子生活在春秋晚期。在这一时期由于中国古代经济的发展,贵族内部的宗法关系(就是晚期的父系氏族制关系)和农民中间的农村公社关系正在趋于崩溃。这两位思想家所处的时代很不同,但是在社会发生重大、剧烈的变化、传统主流思想遭到强烈怀疑等方面,具有共同性。这样的时代召唤反传统思想的旗手,老子和尼采就应运而生了。

图片 6

  
尼采彻底否定上帝和基督教神学,否定传统形而上学的绝对理性,只承认现实世界;他反对基督教道德,要求进行一切价值的重估;对当时社会上的虚无主义、国家主义以及其他弊病,也都持严厉的批判态度。这些是众所周知的,不需要再加论述。老子反对传统思想的态度,大家也相当熟悉。不过我还想略加说明。

在机制大会前,刘延东副总理与瓦西利乌委员共同出席了“东西文明
交流互鉴——中欧学生学者文明担当”论坛开幕式。该论坛由复旦、人大、川大三校承办,分三场分论坛,分别为“文明传承与复兴”、“文明交流与对话”、“文明创新与转型”。6日下午在钓鱼台举办的一场为复旦场,主题为“文明传承与复兴”。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张骥老师带领15名中欧学生代表参加了此次论坛。

  
在老子之前,中国主流社会认为上帝或作为人格神的天(这二者至晚在西周初已经合而为一),是生成并主宰着自然界和人类的。老子提出了作为宇宙本根的“道”的概念。他认为道在上帝之先就已存在,天地万物都是由道产生的,世界的存在和运动都依靠着道。道是无形而不可感知的,而且是“无为”的。“无为”对于人来说,是顺应自然而无所作为;对于道来说,“无为”就是“无目的”。道生成万物(广义的“万物”包括天地),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道并不以此居功,并不要求主宰万物。这就是“无为”。道也是超道德的。《老子》第5章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意思就是:
 “天地是不仁慈的,听任万物自生自灭;圣人也是不仁慈的,听任百姓自生自灭。”天地为道所生,并且取法于道(见《老子》第25章)。“圣人”在《老子》书中指对道有透彻理解、行为与道相合的理想人物。所以“天地不仁”、“圣人不仁”就是“道不仁”的反映。

图片 7

  
老子是通过对大自然的深入观察和思考而提出道的概念的,道的很多特征实际上就是大自然的特征。不过由于时代早,老子还没有彻底否定鬼神的存在,他所说的道仍然带有一些神秘性。而且道虽然不是人格神,也不是西方传统形而上学的“绝对精神”,毕竟仍有超越万物的独立存在,在尼采那里则没有这种超越者。尽管如此,老子提出了凌驾于上帝和天地之上的,非人格、无目的、超道德的“道”,作为决定世界的存在和运动的根本力量,这对传统主流思想和信仰已经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当今世界,人文交流已成为对外关系的重要基础,是国与国关系发展中极为重要的桥梁和渠道,对消除认识差异、增进互信和友谊、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中欧高级别人文交流对话机制建立于2012年,时任国务委员、现任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担任中方主席,欧盟委员会教育、文化、语言多样性及青年事务委员瓦西利乌担任欧方主席。机制首次会议于2012年4月18日在布鲁塞尔举行。机制每两年召开一次会议,目标是增进中欧民众间的理解与互信,促进中欧文明互鉴,尊重和包容对方的文化传统和发展道路,为中欧关系的发展奠定牢固的社会基础和民意基础,为建设二十一世纪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做出积极贡献。

  
老子主张人应该尽量取法于道。道既然是无目的、超道德的,传统的价值观念和道德规范,在合乎“道”的人类社会中,当然是没有存在余地的。所以老子认为世俗的美和丑、善和恶等区分都没有什么意义,对仁、义、礼、智等,也都持批判或否定的态度。这些是大家都很清楚的。不过有一件事应该在这里指出,老子对仁、义的批判态度,远没有战国后期极端反对儒家的那一派道家激烈。很多研究者举今本《老子》第19章的“绝仁弃义”,来说明老子对仁义的深恶痛绝。其实在战国中期的郭店楚墓中发现的《老子》竹简文本里,这四个字本作“绝为弃虑”,意思就是“摒弃作为和思虑”。这四个字应该是由上面所说的那派道家篡改为“绝仁弃义”的。那派道家反传统道德的态度,跟尼采更为接近。

复旦大学欧洲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教授、外事处处长朱畴文一同参加了此次活动,并参加三校与欧洲学院的合作会谈,以及布鲁塞尔中国与欧洲问题研究院(BACES)工作会议。

  
老子和尼采都反传统。否定传统之后,要走向何方呢?两个人的答案却截然不同。尼采要前进,要人们充分发挥创造力,使人类不断提高到新的水平。老子却要后退。老子跟尼采一样,对他所处的社会持严厉的批判态度。但是他认为社会的弊病,主要是由于文明的进步破坏了原始、自然的状况而造成的。所以他要求人们在很大程度上抛弃已有的文明成果,回复到他认为合乎道的、他理想的原始状况中去。

  
老子和尼采都否定很多传统的价值观念,但他们各自的价值观念几乎完全相反。例如尼采肯定刚强、勇敢,谴责怯懦,以前者为善,后者为恶;老子则肯定柔弱、退缩,贬抑刚强、勇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