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暑假了,想飞到父母身边团圆吗

图片 1早报讯
7月15日上午,40多名充满好奇的孩子被浙江大学的学生带到了新校区紫金港;晚上7点,又有67个怯生生的孩子聚集在浙江工业大学食堂门口。100多名父母在浙打工的“小候鸟”开始了他们在杭州的“愿望之旅”,两所大学的学生联手为“小候鸟”们进行短期暑假托管,每一名大学生将为每一个孩子实现一个愿望:“想去动物园”,“想当画家”,“想尝尝草莓”,“想有个家教”。初次抵杭的“小候鸟”兴奋坏了男孩的精力可真好!浙江工业大学外语学院的男生庄大伟连呼“吃不消”,他负责带三个小调皮——7岁的刘红,10岁的王新政,11岁的冯振江。“昨天晚上他们太兴奋了,直到凌晨2点,我还在给他们数绵羊催眠……可他们早上5点半就起来了,没办法,我也得跟着起床。”“早上醒来,我的脸上手上都贴满了卡通贴纸,呵呵。”
梁雪飞也是本次活动的志愿者之一,是8岁的王佳怡和9岁的李鑫、殷瑞瑜的生活老师。三个女孩说,一开始还以为大学生姐姐难接触,原来那么好说话。大学生自发组织“托管班”“愿望小分队”浙江工业大学的留守儿童都是浙工大容大后勤集团员工的孩子。为加强员工与留守子女的感情沟通,让孩子们过上有意义的暑假,集团特地把员工的孩子接到杭州,可是看管却是个难题。工大外国语学院的大学生自发策划了为期一周的托管班,活动期间,他们给“小候鸟”们安排了生活学习课、心理辅导课、亲子游戏、西湖游玩、军训体验等丰富多彩的活动。为了让家长放心,大学还专门腾出大学生寝室,由大哥哥、大姐姐以一带三,和“小候鸟”们一起吃、一起住、一起学习。浙江大学理学院的20多名大学生志愿者则发起了向社会征集“小候鸟”心愿的活动,不料,飞来的“小候鸟”的数量几乎是志愿者的两倍。100多个愿望你能帮上忙吗“20多个孩子想去西湖,6个孩子想去动物园,有一个小朋友想要尝尝草莓,一个小朋友想要一辆自行车,一个小朋友想要一套格林童话,有3个想要补习功课,还有一个想当画家……而有的孩子只是希望爸爸妈妈一年回来看他两次。”浙大“愿望实现小分队”的负责人陈欣说,“同学们会尽力实现他们的愿望。”“我跑了好多地方,都没买到草莓。”浙大学生吴佳妮觉得愧对她所负责的那位小朋友,最后她买了荔枝。不过,大学生们毕竟囊中羞涩。“我们希望能够征购到二手的格林童话和其他童话书,实现小朋友的愿望”。(通迅员
孙江丽 实习生 金慧 本报记者 杨影文/摄)2007-07-17

早报讯
一篇留守儿童父亲冯家权的发言稿,感动了浙江工业大学的学生。女儿是一只“小候鸟”,只有在放假的时候,才能飞到杭州,看望爸爸妈妈,就像无数在杭打工者子女一样。“我们能为‘小候鸟’们做些什么?”“把留守儿童接到杭州来,让他们和这里打工的父母好好团聚。”一时间,工大外语学院掀起了关注留守儿童的热潮,同时,浙江大学理学院的志愿者们又送来好消息,这个暑假,他们特地组织了针对留守儿童、“小候鸟”们的“圆梦队”,只要他们力所能及,他们会帮助这些孩子实现任何愿望。即将来到工大的80只“小候鸟”,将成为两校志愿者首次合作的契机。一篇发言稿让学子动容浙江工业大学外语学院该活动负责人王焕智说,在他们对本校后勤集团外来务工人员和他们的“小候鸟”子女的调查中,遇到了许多感人的故事,其中学生公寓管理员冯家权的发言令人动容:我是朝晖物业管理部的一名普通员工,我感到很荣幸能作为“留守儿童”家长代表在这里发言。为了改善家庭经济状况,我们家乡有很多人作出了外出谋生的选择。我们有父母,现在也为人父母;我们有孩子,也曾经是孩子,现在我是深刻领会到了“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含义,虽身在他乡可我的心一刻也没有停止对孩子的思念和牵挂,寒冷的冬天,炎热的酷暑,远方的孩子是否增减衣服了,每每想起,我的内心总是无比的酸楚,我想我们所有离开孩子的父母都会有同感。我每次都很想回家,但又不敢回家。因为离别之时,总是难舍难分。我们每次临走时,孩子总是一个晚上都不能睡好觉。抱着爸妈哭着问“你们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能不能不要离开我啊?”那种渴望恳求的眼神令我心如刀割,我想这也可能是所有“留守儿童”发自内心的呼唤!每次的离别都会给孩子幼小的心灵烙上难以愈合的创伤。我曾看过一篇文章:父母长年在外,很少回家。有一年春节回家的时候,女儿翻动了他们的衣服。妈妈问女儿为什么乱翻衣服,女儿说“你们马上就又要远离我而去,我想多闻一闻你们身上的味道……”我看后产生共鸣,不禁热泪盈眶。由于我们的外出打工,孩子的衣食住行方面均得不到父母的关爱,这不仅仅是给孩子们心灵上带来的创伤,更无法起到言传身教的作用,老一辈的隔代教育总是有缺憾的。有的孩子由于缺乏教育,放弃学业,甚至心灵扭曲,染上不良恶习,极大地影响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于是,工大学子萌生了将“小候鸟”们接到杭州来过5天暑假,与父母团聚的想法。该校后勤集团中有300多名外来务工人员老家都有“小候鸟”,目前,报名来杭的“小候鸟”有80名左右。浙大成立“圆梦队”“小候鸟”将在7月中旬来到杭州,可是给他们安排什么活动呢?这可有些难住了外语学院的同学们。正当工大的志愿者们为“小候鸟”的日程安排苦恼的时候,记者意外了解到,浙大理学院的50多名大学生,正打算在7月中旬举办一个“我们要回报社会”公益实践,希望帮助社会上的留守儿童们实现力所能及的愿望。他们发愁的是,如何征集到小朋友们的愿望。通过记者的牵线搭桥,两个队伍达成了合作意向。“他们的愿望其实很小。”浙大理学院的王剑荣感慨说:“我去过古道农贸市场进行过帮助留守儿童实现心愿的宣传活动。有个小男孩非常害羞,我们问他愿不愿意参加到我们的活动中和他的愿望时,他都没办法回答上。在他妈妈的鼓励下,他告诉我们,他很愿意参加,他的愿望就是去西湖玩……”志愿者徐桃玲自己也是来自宁波农村的,平时有很多机会接触到来自己村务工务农的外来农民工。她说:“我村里有个来自四川的一对夫妻,孩子才一岁就从老家过来打工了,大概两年没回去了。他们提到自己的孩子都比较伤感。我“五一”回家的时候,遇到一家四口,奶奶和小儿子都在这里,但爷爷和大女儿还留在重庆老家。他们承包了村里的几亩田种地,每天都很辛苦,而且还要承受村里人的一种排斥的态度。大人自己还顾不上自己,更别提管小孩了。这个小男孩就总是自己出去玩,每天脏兮兮地回来。我觉得不仅农民工需要关注,那些留守儿童更需要关心。(0912301)征集愿望从今天开始,早报为“圆梦队”向社会上征集“小候鸟”和留守儿童们的暑期愿望,无论你有什么愿望,只要浙大的哥哥姐姐力所能及,他们一定替你们实现。愿望征集热线85055555。
□实习生 金慧 本报记者 杨影 2007年7月9日

图片 2浙大紫金港校区西一教学楼的一间教室特别热闹,53位在杭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与理学院的33位同学正在一起玩游戏,最小的客人只有5岁。  (本报通讯员
卢绍庆
摄)想去看看西湖的安徽小姑娘何伊梦,想趴在新华书店多翻几页书的江苏男孩唐韩……本报7月15日报道了一群暑假进城看望父母却无处可玩的小候鸟们的生活状态,那倚在门边的眼神,让人怜爱,也打动了浙江大学一群大学生,他们说:来吧,我们带你玩!这群大学生来自浙江大学理学院,领头人是大二学生陈欣。“只要孩子们和家长乐意,他们可以打0571~88202082这个陈欣宿舍电话报名,我们带他们去浙大紫金港、西湖或动物园玩一次。”这位女大学生的声音有点生涩却很清晰。陈欣说她自己就来自浙江衢州农村,“我们村里也有很多这样的孩子,包括我的亲戚。爸爸妈妈在外打工,孩子一年到头除了盼过年就是盼放假,可以到城里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可到了城里他们大多也只能呆在屋子里。有的孩子在杭州已经有几年了,但没有出去玩过。”与陈欣通话时发现电话那头特别嘈杂,似乎有很多孩子的声音,追问之下,才发现陈欣他们正在做民工孩子的大保姆。“我现在在紫金港,我们这里有53个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最小的只有5岁。他们正和我们30多个同学一起玩游戏呢!”原来陈欣他们已经组织了一个“我们要回报社会”的暑期社会实践团。“6月初,我们就有了在暑期为来杭过暑假的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做些事的想法,然后在校园网上发了‘把爱留下’的帖子,许多同学报名参加,最后我们组成了43人的队伍。”他们决定花一个星期时间,帮这些孩子完成一个小小的心愿,让孩子们去西湖边玩。他们还计划在活动结束的那一天,让生在七月的孩子过一次集体生日。陈欣还特意给家长写了一封倡议书,信中说“浙江大学有这样一群志愿者,他们也都曾得到过他人的点滴帮助,现在,他们怀着帮助他人的共同愿望聚集在一起,愿意为帮助实现孩子们的心愿而努力。我们可以短期帮助辅导学习,也可以陪着您的孩子去西湖当一天环保小卫士,或者陪同您的孩子在书店看书……”相信他们以爱的名义发起的这次活动,定会给孩子们带去多一点的快乐。(通讯员
单泠 记者 俞熙娜)2007年07月17日

相关文章